2008-01-11 誰是大日本台灣島的占領者? 台灣由北到南都有美國建設的各種基地 麥克阿瑟並稱:「台灣目前僅僅是由中國佔領而已。」 舊金山和平條約簽訂前秘辛

解放戰爭時期中共反對美國圖謀台灣的鬥爭

 

夏明星  陳華瑜  許大強(廣東)

2008-01-11


  抗日戰爭勝利後,被日本帝國主義侵佔了50年之久的台灣終於回到了祖國的懷抱。可是,一直對台灣深懷野心的美國,此時卻將其侵略的目標對準了台灣。中國共產黨在這一時期引導全國人民,進行了轟轟烈烈的反對美國圖謀台灣的鬥爭。

 

  美國對台灣的野心由來已久

 

  早在1844年7月,美國就逼迫中國滿清政府簽訂了中美第一個不平等條約《望廈條約》,取得廈門等「通商口岸」並垂涎台灣,因為台灣有豐富的煤炭資源,而且地處加利福尼亞州到廈門的航道上,可作為美國商船理想的中轉和補給站。

 

  19世紀50年代,美國一些商人和駐遠東的官員曾力主美國政府用強行購買或軍事佔領的手段攫取台灣,或強迫清政府開闢台灣的一些港口。不過,當時美國正忙於在美洲大陸擴張和鞏固地盤,無暇過多地顧及,但仍利用清政府的腐敗、昏聵和致力於鎮壓太平天國運動之機,在台灣島的幾個港口進行非法貿易。第二次鴉片戰爭後,又尾隨英國、法國「利益均沾」,在台灣的台灣府(即今台南)和淡水進行通商貿易。

 

  1865年4月,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國內資本主義急速發展,對外擴張的勢頭日益增大,對遠東地區的野心也越來越大。19世紀60年代,美國駐廈門總領事李仙得,曾借美國一商船在台灣附近觸礁之機,深入台灣島進行調查,寫成報告,敦促美國國務院對台灣採取行動,美國駐香港總領事伊薩卡.艾侖更坦率地說他的出發點是要「我們的政府取得這個大島」。

 

  1899年9月,美國正式提出對華「門戶開放」政策,進一步參與帝國主義列強瓜分中國的角逐。而此時台灣已於1895年4月為日本所割佔。從此,美日在太平洋的利益衝突更加直接。

 

  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發生後,日本以台灣為基地進攻美國在太平洋的屬地,對美國威脅更大。從這時起,美國海軍部門開始秘密進行進攻甚至佔領台灣的可行性研究。當時,美國海軍成立的專門機構所承擔的關於台灣的研究項目屬於高度機密,以至於在任何文字材料中,均不得直稱台灣其名,而必須稱之為「X島嶼」。

 

  1942年初,在五角大樓遠東戰略小組任職的柯喬治為美國軍方準備了一份備忘錄,其中就台灣的政治走向,預示了所謂「三條道路」:一是台灣「獨立和自治」﹔二是台灣「移交中國」﹔三是先將台灣「托管」,後通過「公民自決」的方式決定台灣的「政治命運」。備忘錄的策劃者特別強調了關於戰後對台灣進行「國際托管」的重要性,並提出了具體實施方式。柯喬治認為,必須托管台灣的原因有三個:一、中國沒有足夠的行政人員和技術力量來有效地管理台灣﹔二、如果台灣不被「托管」,該島將陷入國民黨幾大家族的統治和剝削之下﹔三、台灣具有「在西太平洋邊緣的軍事戰略重要性」,由於台灣有著豐富的資源,不僅在當時工業發展水平超過大陸省份,該島還具有很大的發展潛力。總之,鑒於台灣對美國經濟上和戰略上的「潛在的」重要意義,備忘錄提醒美國政府不能「輕易將台灣交給中國人控制」。但是,美國當局從戰略高度考慮,還是做出了將台灣歸還中國的決定。1943年11月,美英中三國首腦舉行開羅會議,共同發表了著名的《開羅宣言》,確定戰後將日本所佔領的中國土地,包括東北、台灣及澎湖列島歸還中國。1945年7月26日,美英中三國發佈《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無條件投降,其中第八項重申:「《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日本之主權必將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其他小島之內。」這一國際協議,再次確認台灣屬中國領土,應該歸還中國。歸還台灣給中國,對美國有著「一箭三雕」的作用:一、戰時促使蔣介石抗日,從而擴大反法西斯盟軍的力量,盡快擊敗日本﹔二、戰後有助於削弱日本的實力,同時有助於扶植一個較強大的中國,以牽制日本﹔三、有助於培養一個親美的中國,從而得以在戰後實現以華制蘇,鞏固和加強美國在亞洲戰略地位的目的。

 

  中國共產黨人對台灣一直有著特殊的感情。

 

  早在1937年4月5日,全面抗戰爆發前夕,中華蘇維埃政府主席毛澤東、紅軍總司令朱德就派代表林伯渠致祭中華民族始祖軒轅黃帝之陵,由毛澤東親書的祭文中這樣感慨地寫道:「赫赫始祖,吾華肇造﹔……建此偉業,雄立東方。世變滄桑,中更蹉跌,越數千年,強鄰蔑德。琉台不守,三韓為墟﹔遼海燕冀,漢奸何多。」對於近代以來「琉(球)台(灣)不守」的局面,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極其憤慨,祭文發出了「東等不才,劍屨俱奮。萬里崎嶇,為國效命。……還我河山,衛我國權」的吶喊。抗戰勝利後,中華兒女從日本手中奪回了台灣,這是中華民族的驕傲。此後,任何人想染指台灣,中國共產黨人自然不能答應。

 

  別有用心的「司徒雷登密件」出爐

 

  在開羅會議前夕,美國最高決策層在研究台灣歸還中國時,就曾醞釀過台灣「可以成為一個重要的基地」和美國「使用基地的權利」等問題。開羅會議之後,在美英蘇三國會議期間,就有人提醒總統羅斯福:「在台灣歸還中國之後,亦應考慮在島上建立海、空基地事宜,基地的規模、性質、佔用基地軍隊的作用等等均應研究出來。」

 

  然而,中國大陸的形勢的發展並不以美國政府的意志為轉移。1945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革命就衝擊著他們的如意算盤。於是,由大力扶植蔣介石大陸政權,到策劃分裂台灣阻擋中國革命勝利,就成為美國政府戰後對華政策的必然選擇。但是,正如美國人自己說的:「美國在它能力的合理限度以內,所曾經採取的或能夠採取的種種措施,都不能改變(中國內戰的)這個結果。」這個結果即國民黨的節節失利。

 

  1947年2月,台灣爆發了人民反對國民黨黑暗統治的「二二八起義」,提出了「政治改革方案三十二條」,遭到國民黨台灣當局拒絕。國民黨政府將此事件視為「叛亂」,決定武力鎮壓。3月8日,從大陸抽調的大批國民黨軍隊開始在台灣登陸,以血腥手段殘酷地鎮壓了起義。

 

  「二二八起義」期間,由於局勢動盪,有些別有用心的人趁機鼓吹「台灣獨立」,也有一部分人去美國使館要求「政治避難」。這時,美國有關官員便開始積極建議政府採取措施,介入台灣的爭端。3月3日,美國駐台北總領事館分析了台灣當時的局勢,認為台灣當局和民眾矛盾太深,恐怕難以調解,因此建議「立即以美國自身的名義或以聯合國的名義」對台灣局勢予以「干預」,以防止「政府武裝的大屠殺」。3月6日,該建議得到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的首肯後,以司徒雷登的名義用密電直接向國務卿發送了該文件,史稱「司徒雷登密件」。根據美駐台北領事館所掌握的情況,台灣人的反抗隻是對現政府不滿,其目的並不是要分裂出中國,他們仍願意保持其「中國公民的地位」。當然,建議者一定十分明白,一旦美國或是聯合國介入,美國政府就面臨一個怎麼向國民黨政府和國際上交代的問題。為了對付國民黨政府,美國這些「中國通」的建議是:美國可向中國政府保証,台灣隻是被「托管」,以後是會歸還給一個「負責的」中國政府的。在策劃此項建議時,美國謀士們還曾為如何應付國際輿論而絞盡腦汁。因為台灣已經歸還中國,而要將一個主權國家的一部分領土再「托管」出去,這無論從國際法還是從道義上看,都是不適當的。為此,「司徒雷登密件」設計了一個陰險的謬論,就是將台灣的「地位」硬說成是「在法律上日本目前仍對台灣擁有主權」。按照「司徒雷登密件」的邏輯,根據這樣的定位,那麼美國「直接的干預」就是「正當的」。

 

  就美國官方的態度而言,白宮和國務院當時並不打算干預台灣發生的事件。但是,「司徒雷登密件」最後有關台灣「地位」問題的推理部分,卻為今後美國政策的調整埋下了伏筆:這就是,美國今後—旦打算介入,那麼,它便可以打著所謂台灣「地位未定」的幌子。

 

  另外,司徒雷登還打了台灣行政長官陳儀的「小報告」,迫使蔣介石將主台的陳儀撤職,以原駐美大使魏道明代之。

 

  這一時期,美國的對台圖謀沒有公開,但是中國共產黨仍然對其蛛絲馬跡保持高度警惕。1947年夏天,新華社曾載文披露:「接近白宮之紐約某報,即借口蔣介石統治之無能,提出『台灣應由聯合國共管』(當年四月滬『文萃叢刊』載),顯露美國直接統治台灣之慾望。蔣介石以魏道明代陳儀主台,據雲亦為適應美國口味,魏為美國所喜故。」

 

  揭露魏德邁來華的真實意圖

 

  1947年6月,劉鄧大軍千里躍進大別山,中國人民的解放戰爭進入戰略反攻階段。7月22日至8月24日,為了全面真實把握中國內戰近況以便為制定對華政策提供決策依據,美國政府派阿爾伯特.魏德邁將軍率一個由各界人士組成的「事實調查團」到中國各地實地考察,目的地之一是台灣。魏德邁台灣之行,得出了三點結論:一、在政治上,美國可利用台灣當局和民眾之間日益擴大的分歧﹔二、在經濟上,台灣對美國來講十分有利可圖﹔三、在台灣民心向背上,「有跡象表明,台灣人會接受美國監護或聯合國托管」。

 

  魏德邁的報告,給華盛頓決策提供了重要參考依據。由於該報告某些結論、建議過於「敏感」,美國官方決定將其作為絕密文件封存,嚴禁走漏風聲。儘管如此,美國政界一些人對台灣居心叵測的消息還是通過媒體洩露了出來,引起全中國人民的強烈反應。

 

  對美國政府的狼子野心,在陝北的中共中央及時予以揭批。1947年8月13日,新華社刊登了一則消息,題為《美國攫取台灣 魏德邁飛台實地勘察 美訓練蔣軍計劃開始實行》,揭露了美國對台灣的「苦心」:

 

  魏德邁在做過華北及東北的一周「訪問」後,現又開始其中國南部之行。魏氏定今日(11日)由南京飛台灣。合眾社南京九日電稱:魏德邁認為他如果不去台灣親自看看,「他在中國的『旅行』就不能算完成。」魏德邁如此重視其台灣之行,當然與美國侵略台灣之計劃有關。早在去年,美國即開始建築台灣南部高雄海港和台中飛機基地,該兩地之出賣,系蔣介石用以報答美國經由台灣以軍火秘密援蔣者,兩地工程原定今年2月和6月完成。……美國對台灣之覬覦為時已久,上月27日台灣高雄港務局長林則彬之談話洩露:在對日戰爭中美國即打算於佔領台灣後將高雄港擴充為可停泊80艘萬噸輪船的規模。合眾社9日電稱:魏德邁到台灣是要「親自看看為何在日本統治之下台灣會『無事』,而在中國(指蔣政府)統治下反而會發生問題」。在這以前,日本反動議員並曾要求在台舉行「公民投票」,妄圖借美國扶植,重新統治台灣。

 

  1947年8月16日,新華社又刊登了一則消息,題為《美侵略台灣野心畢露 魏德邁聲明欲蓋彌彰》,向全國人民敲響了警鐘:

 

  魏德邁完成其台灣兩日「訪問」後,已於13日離台飛上海,日內再由上海去廣州。魏在台灣之活動,充分証實各方消息久已報導之美國侵略台灣計劃。魏除在台北停住外,並去「視察」了基隆和高雄兩巨港。

 

  美新聞處13日上海電稱:魏德邁在台將其活動集中於台北、基隆及高雄等地。據中央社消息,魏氏在基隆曾「遊覽」港口,在高雄「參觀」左營海軍基地,魏氏在台北「單獨接見」了國民黨陸軍訓練副司令前新一軍副軍長賈幼慧,魏並邀賈同往基隆視察。魏深懼其侵台計劃已被揭露,又一次重複其「此地無銀三十兩」之拙劣做法,在一次座談會中當眾向台灣國民黨議長黃朝琴力言「美國對台灣無任何野心」,並通過駐台美領事館發表聲明,辯解美國將以台灣作訓練國民黨軍隊基地一事之「不確」。

 

  「以『台灣解放』呼聲壓制『台灣獨立』呼聲」

 

  由於戰場上的節節失利,國民黨政府為維持其統治而加緊了向美國出賣權益的步伐,「孤懸海外的台灣成為一大賣點」。1947年10月起,利用蔣介石有求於美國,美國在台官員操縱一批所謂「台灣獨立運動領袖」,大造「托管台灣的輿論」,策動所謂「台灣獨立運動」。當時,這批人叫囂所謂「全民投票」,成為美國謀求對台野心的傳聲筒。當年12月,激於民族大義,國民黨台灣省長魏道明公開發表談話,指責「台灣獨立」的陰謀具有國際背景,並鄭重指出:一旦發生此類情況,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為之流血犧牲,也在所不惜。

 

  對於美國在台灣問題上大搞小動作,正與國民黨進行苦戰的中共中央保持了相當的重視。1947年12月13日,新華社刊登了《默許美帝玩弄「獨立運動」把戲 蔣介石全部出賣台灣 美帝廣建基地實行全面控制》一文,歷數美國對台灣的種種不法行為:

 

  據可靠消息,與出賣中國海關主權同時,蔣介石已決定把台灣省完全出賣給美帝國主義,作為取得美國援助的條件之一。出賣方式系採用「公民投票」把戲,以便在「獨立」或「自治」的煙暮下,將台灣變成菲律賓,實際上轉到美國手中。……消息稱:美國已根據與蔣介石匪幫的協議,擬定軍事上經濟上和政治上奴役台灣人民的全面計劃,11月間美軍顧問團大批人員之進入台灣,及美國大使館於11月22日宣佈台北美領事館升格為總領事館,即為適應此項計劃所採取之新步驟。據悉:美國所已掌握之台北、台南、台中、高雄、基隆、屏東等海空基地,正在加速改建中、美國飛機軍艦已開始使用上述海空軍基地,美國航空攝影隊,亦在台積極進行情報工作,由美國運往台灣之兩三千名日本軍事、政治、工商、文化及技術人員,正在台灣展開各方面工作,他們身穿美軍服,手持美國槍械,攜帶美軍特別証書,趕走居民,霸佔住宅,以統治者自居。早為美國資本和技術所控制之台灣水泥、電力、糖業、鋁工廠、鹽業等重要工礦業,將予大事擴充和加強。魏德邁8月到台時,所做鎮壓台灣人民運動指示,亦正由蔣匪當局積極執行中。……美國正在利用為他們所操縱的一批所謂「台灣獨立運動領袖」,製造一種「托管該島的輿論」,從這批領袖所提出的「全民投票」的要求,「可以很清楚看出美國的野心」。

 

  1948年1月,為了真正反映台灣人民的心聲,解放軍華北軍大100多位台灣籍學員通電全國,「聲討蔣賊出賣台灣」

 

  從日本投降後蔣匪賣國,台灣早已落入美帝國主義手中。今更無恥地膽敢出賣台灣,我們代表台灣廣大勞動人民堅決反抗!我們要做主人,我們要翻身,有共產黨就有新台灣,我們從那裡出來就打回那裡去!……台灣人民有英勇鬥爭的光榮傳統,反抗過荷蘭、滿清的罪惡統治,反抗過日本帝國主義的壓迫,「二二八」事件反抗過蔣介石匪幫的殘暴統治,如今我們有了共產黨毛主席的領導,我們有堅強的力量,誓死打回台灣去,為解救自己的階級父母兄弟,實行耕者有其田,為建立新台灣奮鬥到底!

 

  通電最後號召:

 

  台灣民變武裝弟兄及台灣愛國同胞,廣泛組織武裝,發動群眾,反抗蔣匪殘暴統治,趕走美帝國主義,南北呼應,兩線作戰,爭取早日解放台灣,建立新台灣,建立新中國。

 

  中共領導的這場反「台獨」輿論戰,被時人稱之為「以『台灣解放』呼聲壓制『台灣獨立』呼聲」,使蔣介石在出賣台灣問題上隻能「猶抱琵琶」——聲明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使美國的分裂活動隻能「半遮面」——不敢明目張膽,有力地遏制了「台獨」活動。

 

  美國策動「台灣獨立」,中共向國人敲響警鐘

 

  自1948年下半年起,中國人民解放軍連連大捷,三大戰役使國民黨政府分崩離析。1949年初,蔣介石開始將大批黃金、外匯和軍火轉移到台灣,其意圖顯然是準備退守台灣,繼續依賴美國的支持生存下去。此時,美國政府中稍有現實感的人都已看到,美國極力阻撓中國共產黨取得勝利的政策,已經徹底破產。美國在華外交官們紛紛指出,國民黨的垮台是其自身制度的腐敗所決定的,美國如再繼續援蔣,將使自己喪失威信,無法逃避被指責為「支持一個腐朽的封建政權,干涉中國內政」。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不得不對中國大陸上的內戰開始採取「脫身政策」,不使自己為「一項失敗的事業」承擔義務,以保留將來靈活處置的主動權。但是,如何對待台灣,則是另一回事。正是從這個時候起,美國開始把台灣與中國大陸割裂開來,作為單獨的問題來考慮。

 

  1948年9月間,在駐日美軍司令、五星上將道格拉斯.麥克阿瑟支持下,日本出現了所謂「台灣再解放聯盟」,公開提出由聯合國派遣軍隊佔領台灣、成立「台灣臨時政府」的主張。其首腦人物是美國奴才廖文毅及廖文奎兄弟。這一對美國走狗,原來是台灣南部的大地主,日本統治時期勾結日本殖民政府欺凌台灣人民,掠奪台灣老百姓的土地。國民黨政府「劫收」台灣後,又搖身一變而為國民黨政府的官員,幫助國民黨當局壓迫台灣人民。因為貪污舞弊罪惡昭彰,遭到台灣人民痛恨,國民黨政府被迫將他們撤職。廖文毅、廖文奎早年曾留學美國,並娶了美國老婆,因而得到美帝國主義的寵幸,在日本投降後取得了在台灣推銷美國煤油的壟斷權,成為美國對台灣經濟侵略的大買辦。隨後他們就受任為美國間諜機關的情報員,往來於東京、香港、上海等地,假借台灣人民名義製造要求「台灣獨立」的空氣。

 

  針對美國當局的野心,1948年11月6日,新華社發表《美帝策動台灣「獨立」》社論,向全黨全國人民敲響警鐘:

 

  美國一手策動的台灣「獨立」活動,已愈益露骨。據9月24日上海國民黨的正言報刊載,所謂「台灣再解放聯盟」組織,已在日本公然出現,並提出台灣必須「獨立」,聯合國應在今年年底派遣軍隊佔領台灣,成立台灣臨時政府,撤退在台全部華人等以便於美帝國主義吞併台灣的主張。正言報並稱:該聯盟在美人主使下,已在台灣積極組織各種團體,進行分裂活動。

 

  自1948年12月至1949年3月期間,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國務院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等決策機構,從各種不同角度反覆研究和討論了對台政策,大體一致的意見是:台灣對美國在西太平洋的戰略具有重要性。一、現在美國已失去利用中國其他地區作為軍事基地的可能性,台澎的地位就更加重要,必要時可以用作戰略空軍行動的基地,並據以控制鄰近航道﹔二、如果落入「敵對力量」手中,一旦發生戰爭,「敵人」就可以利用它控制馬來西亞到日本的航道,並使「敵人」有更好的機會進一步控制琉球及菲律賓﹔三、目前台灣是向日本提供糧食和其他物資的主要來源,如果切斷了這一供應來源,日本就可能變為美國的負擔,而不是資產。因此,「美國的基本目標是不讓台灣和澎湖落入共產黨手中。目前為達此目的最實際的手段是把這些島嶼同中國大陸隔離開」。

 

  為了貫徹這一方針,首先面臨的一個問題是:美國已經在莊嚴的國際協議《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上簽了字,對台灣歸還中國承擔了義務。如今又要背棄自己的承諾,在法律上、道義上如何自圓其說呢?於是,美國官方重彈「司徒雷登密件」中「在法律上日本目前仍對台灣擁有主權的論調。」就是說,現在對日和約尚未簽訂,台灣在法律上還是日本的一部分﹔自二戰結束以來,美國的政策隻是承認中國對該島的「事實上」的控制﹔現在形勢已變,當初在島上臨時行使主權的國民黨政府已無力統治,失去了掌權的資格,因此台灣的「地位」問題需要等對日和約簽訂後最後解決。這樣,就製造出一個「台灣地位未定論」,為自己背信棄義找到了一個自欺欺人的理由。

 

  「麥克阿瑟商標」的「台灣獨立運動」遭到中共棒喝

 

  1948年12月,當國民黨政府在軍事上遭受決定性慘敗的時候,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向哈里.杜魯門總統建議:把台灣和海南島包括在美國的「遠東防線」內,「必須以一切代價在台灣和海南島建設防務」。當時,麥克阿瑟也向華盛頓提交了一份報告,其主要內容也是強調「加強美國在東方的各島嶼基地」。12月11日,在美國授意下,又有6個「台灣團體」發表聲明,主張「盟國」援助台灣「獨立」。與此同時,美國個別「專欄作家」主張由美國「監督」台灣,並充分利用台灣的軍事基地,還提出了一個分裂運動的口號:「台灣和中國並沒有天然的聯繫。」同年底,香港《華商報》載文指出,美國是在「控制台灣和援助親美集團,以製造一個『台灣獨立政府』,使台灣成為南朝鮮第二」。

 

  對於美國當局的伎倆和不可告人的政治陰謀,1948年12月26日,新華社發表《美帝偽造「獨立」謠言 陰謀侵佔台灣瓊島》,對其進行當頭棒喝:

 

  美帝國主義正積極圖謀完全佔領台灣和海南島,作為美國在遠東的侵略基地。合眾社消息透露: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已向杜魯門建議把台灣和海南島包括在美國的「遠東防線」內。麥克阿瑟最近提交華盛頓的一份報告中,其主要內容亦系強調「加強美國在東方的各島嶼基地」。美國「專欄作家」布朗更露骨地主張由美國監督台灣,並利用台灣的海空基地。……布朗又造謠說:「台灣人現正尋求在聯合國托管下取得獨立」。但是,甚至某些美國資產階級分子也不能不承認,美國侵略者的這種鬼話與事實完全相反。例如前羅斯福時代美國內政部長伊克斯在其本月6日所發表的論文中就說:自1946年以來,美國新聞處台灣分處和在台灣的美國高級諜報人員即一直在美國「大頭子老財」的指揮下,以極端無恥手段捏造各種「台灣人寧願受美國人統治」的謠言,並經過紐約和上海的美國報紙把這些謠言廣泛散播。伊克斯承認:事實是與美國人捏造的謠言完全相反的,台灣人既不願受蔣介石的暴虐統治,同時亦堅決反對美國人的殖民地統治。

 

  不過,美國對台方針既定,花招自然層出不窮。1949年1月22日,即蔣介石宣佈「引退」的第二天,美聯社自台北發出的電訊放出風來:「如果蔣介石來台灣逃避共產黨的懲罰,成立流亡政府,他將在一塊尚未正式屬於中國的領土上工作。」24日,香港一報紙載文稱:蔣介石「引退」時原來計劃去台灣,當時美國即故意以「根據開羅會議決定,台灣須在對日和約簽訂後始能作為中國領土」為理由,拒絕他去台灣。文章評論說,「這種姿態是裝給中共看的,萬一華南全部變動,中共進攻台灣,美國即可以這事先的聲明,而同樣加以拒絕」。由此,「台灣地位未定論」正式出爐。2月間,麥克阿瑟又將出身西點軍校的國民黨將領孫立人接往東京秘密會晤,希望他能主台擁美,但遭到拒絕。2月28日、3月1日,在麥克阿瑟一手操縱下,一小撮美國走狗用「留日台灣學生聯盟」及「台灣再解放聯盟」的名義,在東京及香港發出了要求台灣從中國「獨立」的怪叫。麥克阿瑟還醞釀將所謂「台灣獨立」問題提交聯合國討論,首先是企圖准許廖文毅以所謂「台人代表」的資格出席遠東委員會。美國的對台野心,連有求於它的國民黨政府都感到太過分了。3月間,已經下野的國民黨政府前外交部長王世傑在一次公開講話中說:台灣是「收復失地」,不是「軍事佔領區」,並稱中國對內外事務有絕對自主權﹔自中國於1941年12月對日宣戰起,馬關條約即失效,從那時起,法律上台灣已歸中國,而於戰爭結束時實際上即收回。這番講話,無異批駁了美國的「台灣地位未定論」。3月16日,新華社即發表《所謂「台灣獨立運動」 是麥克阿瑟商標的美國貨》,中共的立場更是一針見血:

 

  最近又一次在市場上出現的所謂「台灣獨立運動」,是麥克阿瑟商標的美國貨。……所謂「台灣獨立」就是美國直接吞併台灣的代名詞。……民族敗類廖文毅之流最近重又發出要求台灣「獨立」的無恥叫囂,就是因為麥克阿瑟給他們下了命令。

 

  「台灣地位未定論」由幕後走向台前,中共對此口誅筆伐

 

  1949年初,美國侵略台灣的活動,即以軍事、政治、經濟、外交和特務等各種形式加緊進行。美國經濟合作總署在台灣的侵略計劃已經擴大,且有傳言說美國要把台灣經濟「合併」入日本經濟。1949年3月,美國西太平洋艦隊司令曾到達台灣,「巡視」高雄、基隆等海空軍侵華基地。不僅如此,麥克阿瑟更是公然聲明:在對日和約簽訂之前,台灣仍屬於盟軍總部(指美國對日佔領軍總部),並稱:「台灣目前僅僅是由中國佔領而已。」一言既出,「台灣地位未定論」可恥出爐。不過,麥克阿瑟的言論,隻能代表他個人和軍方一部分人的見解。對於美國政府變本加厲的罪惡圖謀,中共加大了抨擊力度。1949年3月16日,新華社同時發表《美帝陰謀吞併台灣 積極進行各種罪惡活動》的消息和《中國人民一定要解放台灣》的聲明。在消息裡,中共匯總了美國對台搞陰謀的5大罪証。在聲明中,中共嚴正警告:

 

  美國帝國主義者打算像日本在1895年那樣來強佔台灣,不過是在做夢。今天的中國,不是54年前的中國了。今天的台灣人民,也不是54年前的台灣人民了。就在從前,在日本佔領時期,台灣人民也曾舉行過幾十次武裝反抗。而自從台灣重回祖國版圖以後,台灣人民所自由表示的意志,更和美國間諜廖文毅和美國的其他走狗要把台灣省從中國分立出去併合並於美國的叫喊完全相反。台灣人民曾進行了反對美國帝國主義及其走狗國民黨反動政府奴役統治的偉大英勇鬥爭。……台灣人民的這種鬥爭和中國其他各省人民求解放鬥爭的目標是完全相同的,這就是打倒帝國主義、封建主義與官僚資本主義對於中國人民的奴役統治,建立一個獨立的統一的人民民主的新中國,即中國人民共和國。因此,所謂「台灣獨立運動」,乃是對於台灣人民的絕端侮辱。

 

  中國人民(包括台灣人民)將絕對不能容忍美國帝國主義對台灣或任何其他中國領土的非法侵略,同樣地亦絕對不能容忍國民黨反動派把台灣作為最後掙扎的根據地。中國人民解放鬥爭的任務就是解放全中國,直到解放台灣、海南島和屬於中國的最後一寸土地為止。

 

  但是,美國亡台之心不死,日益加緊其吞併台灣的陰謀活動。1949年4月初,美國駐台北代總領事等人在與國民黨政府官員談話時公開表示,「台灣應包括在美國防禦體系之內」。4月15日,美國國務院新聞事務特別助理邁克爾.麥克德莫在講話中,將「台灣的地位」與「戰時的庫頁島」相提並論,聲稱「其最後地位將由一項和約決定」。這是美國政府密謀已久的「台灣地位未定論」的首次官方亮相,帶有政府背景,旨在投石問路,試探中國的輿論反映。與此同時,美國的一小撮走狗又以「台灣再解放聯盟」名義,致書聯合國要求討論所謂「台灣問題」,並公然反對中共發出的《中國人民一定要解放台灣》聲明。

 

  針對美國的種種不法活動,6月9日,新華社發表《美帝加緊活動 陰謀吞我台灣》一文,對美國及其走狗當時的對台動態進行了勾勒:

 

  美國帝國主義分子日益明目張膽地進行吞併中國領土台灣省的活動。美國前駐台副領事費菲爾德最近在美「外交政策公報」雜誌上發表文章,主張國民黨「政府」在適當情況下宣佈將台灣併入美國西太平洋的「防禦」體系。美國合眾社於4日從華盛頓發出的報道中說,美國朝野人士深感為了保持美國在台灣的侵略地位而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所解放,「有採取緊急決定的必要」。合眾社說:從戰略上說來,台灣可能成為亞洲「反共隔斷線」中的一個關鍵據點,這個「隔斷線」是現在英美所規劃的,北起日本,中經台灣,南至菲律賓,然後西向經印尼而至印度。

 

  台省偽參議員郭某在上月25日的談話中也透露了國民黨殘餘匪幫準備「將台省置於與美國及其他各國戰略基地的平等地位,使其參加太平洋聯防機構之內」。美國侵略者及其走狗這種破壞中國領土主權的陰謀活動,已引起中國人民的極大注意。

 

  由於美國人經常以所謂「台灣民意代表」大做文章,中共決定作出反擊。6月13日,由「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主席謝雪紅出面,就美國帝國主義積極進行吞併台灣的陰謀活動發表談話:

 

  自日本投降以後,美國帝國主義除了經過國民黨賣國政府之手取得在台灣的軍事的和經濟的侵略特權以外,並曾不斷地嗾使幾個台灣籍的民族敗類發出台灣「獨立」的叫喊,妄想把台灣變成它的殖民地。最近美帝國主義又勾結英帝國主義,策動建立一條以台灣為關鍵據點的所謂亞洲「反共隔斷線」。美國帝國主義者侵略台灣的猙獰面目是更加暴露無遺了。但是,美國侵略者的這個陰謀一定將被中國人民所粉碎,正像日本侵略者的所謂「大東亞共榮圈」曾被粉碎一樣。

 

  在談話中,身為台灣人的謝雪紅還痛斥所謂「台灣地位未定論」謊言,表達了台灣人民的心聲:

 

  有史以來,台灣就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台灣人民也是中華民族的一部分。收復台灣,曾是中國人民多年來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鬥爭的重要目的之一。中國人民有權收回被侵佔的領土,台灣回歸祖國版圖是理所當然的,而且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均有明文規定。所謂在對日和約未簽訂前台灣的地位尚未確定,不過是侵略者卑鄙的謊言而已。

 

  台灣人民的願望和美國所收買的那些民族敗類的叫囂完全相反。台灣人民50年來前仆後繼的流血鬥爭其目的就是擺脫日寇的奴役,重回祖國的懷抱。台灣人民目前的革命目標是推翻美帝走狗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廢除美帝國主義在台灣的一切侵略特權,在統一的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的大家庭中實現台灣人民的地方民主自治,建設新民主主義的新台灣。台灣人民將全力協助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台灣。由於中國大陸即將全部解放,台灣解放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由於謝雪紅及「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基本上是本土政黨,代表了台灣主流民意,有人歡呼說:「真正的台灣人說話了。」

 

  但是,美國完全無視台灣人民的民意,反而加緊了侵略台灣的步伐。1949年8月間,據香港《大公報》消息說:美國已正式通知國民黨政府,說它想接管台灣作為太平洋美國佔領區的一部分。當時,國民黨代表吳鐵城在日本時也與麥克阿瑟討論過此事,但最終不了了之。另據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報道說:「廣州方面盛傳美國政府在致李宗仁的照會中建議將台灣置於盟國軍事管制之下,此即或謂麥克阿瑟元帥將接管台灣。」此外,西方報界還傳出:麥克阿瑟已被賦予廣大的處置權,他甚至可能先接管台灣,然後再設法說明此一行動的「合法理由」美國軍事專家正試圖決定美國是否應採取行動以「拯救」戰略性的台灣,軍界人士堅持對台灣採取直接的行動——「佔領」或其他行動﹔此外,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國務卿迪安.艾奇遜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上講話時說,「台灣雖已加到中國的領土上,但在技術上講,在對日和約簽訂前台灣仍是日本領土。」這表明,美國官方公開打出了「台灣地位未定論」的牌。

 

  中共誓言「要跨海東征」﹔美國聲明「無意在台灣獲取特別權利」

 

  面對美國越來越明目張膽的侵略行徑,中共發出了民族的最強音「打到台灣去,解放台灣同胞!」1949年9月4日,新華社以此為題發表社論,既向美國表示了民族義憤,又向全中國人民表達了中共堅定的原則立場:

 

  現在事實顯示,美帝正在加緊進行吞併我中國領土的台灣省的陰謀活動,妄圖使台灣公開地變成美帝的殖民地,變成美帝的「遠東的夏威夷」,作為繼續侵略我中國大陸的戰爭基地!

 

  美帝劫奪我台灣省的陰謀活動,是花樣百出、無孔不入的。除了在經濟上,挾著它的獨佔資本控制著台灣省的工礦資源與電氣、工商企業,以及在軍事上擴張著海空軍基地……美帝曾策動台灣的漢奸特務、美國奴才如廖文毅、廖文奎兄弟,叫囂所謂「台灣獨立」,發動所謂「獨立運動」﹔並通過美帝走狗台灣省主席陳誠之流,叫囂「必要時宣佈台灣『獨立』」,企圖唾手而得台灣,阻擋人民解放軍去解放台灣同胞。

 

  美帝在政治上玩弄的又一套陰謀詭計,則是信口雌黃、偽造合法理由,胡說什麼「台灣仍是日本領土」,以便公開劫奪我台灣省。……法新社電又引倫敦美國方面人士所說,甚至可能先接管台灣,然後再設法說明此一行動的「合法理由」。這些就是美帝全部陰謀的公開宣洩。……應當指出:美帝這種偽造「合法理由」企圖侵奪我台灣的野心,是與美帝對日不宣而和的陰謀相表裡的。

 

  ……美帝的如意算盤似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佔了台灣,硬說它還不是中國領土,一旦中國人民解放軍前去解放台灣時,就可以摸出預先埋伏在白皮書中的毒箭來:「企圖從事侵略中國的鄰邦,則我們和聯合國其他會員國勢必遭遇一種違反聯合國憲章的原則,並威脅國際和平與安全的局面」。好厲害,「侵略中國的鄰邦」,「違反聯合國憲章的原則」!這樣好像就可以把勝利的中國人民嚇唬住了!……台灣是中國人民的台灣,這絕不是什麼花言巧語所能推翻的。開羅宣言公佈「使日本所竊取於中國之領土(請注意:這裡是說的『中國之領土』!)例如滿洲、台灣、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波茨坦協定公告「日本之主權必將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的其他小島之內」。這些,就都是國際公認的「法」,是台灣屬於中國之領土的「合法理由」。現在我們必須正告美帝國主義: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人民是中國人民的一部分,中國人民有絕對的權利去解放在反動派殘餘匪幫罪惡統治下被壓搾、被迫害的台灣同胞,中國人民有絕對的權利絕不容許任何帝國主義公開地或秘密地來劫奪台灣和奴役台灣的人民!自從1895年以來被日寇奴役了51年,從1954年以來又被國民黨匪幫奴役了四年的台灣人民,正在水深火熱中盼望著人民解放軍去解放他們,人民解放軍正在勝利地進軍粵閩,橫掃福建沿海的殘敵,不久一定要跨海東征,打到台灣去,解放台灣同胞,解放全中國!

 

  1949年9月14日,民主黨派九三學社發表宣言,痛斥美英帝國主義侵略我國台灣西藏的陰謀,其中一番話正擊中美國軟肋:

 

  現在美帝看見蔣介石匪幫垮台了,解放軍快打到台灣了﹔它要佈置一由日本經南韓、琉球、台灣、直達菲律賓之島嶼防線,而台灣適居此線之中心。遂荒謬絕倫地借口台灣在對日和約簽訂前,在技術上仍是日本領土,要求接管。試問美帝對日和會,是誰延不召開,果如美帝最近不宣而和的陰謀,永遠不召開對日和會,那麼台灣不將永久名義上屬日本而實際上由美帝佔領嗎?過去台灣在國民黨反動派統治下,整整4年之久,美帝當時何不要求接管,獨於解放軍快將進軍台灣之時,提出這個要求?將何以自圓其說?

 

  由於以中共為代表的全中國人民的集體抗爭,由於在這一集體抗爭中表現出的強大民意,由於解放軍已經兵臨台灣海峽,美國鼓動的「托管」台灣、操縱的「台灣獨立」都一一破產。1950年1月5日,杜魯門甚至被迫聲明:

 

  美國對台灣或中國其他領土從無掠奪的野心。現在美國無意在台灣獲取特別權利或特權或建立軍事基地。美國亦不擬使用武裝部隊干預其現在的局勢。美國政府不擬遵循任何足以把美國捲入中國內爭中的途徑。

  

 

 

 

 

 

 

 

 

 

 

 

 

 

 

 

檢視次數: 229

回覆

該討論的回覆

有此可知美國的敵對勢力在哪~窮困的中國主流民意需仰賴的主子得以建國生存於世~敵人自動出現了~蘇聯~韓戰爆發前夕

© 2017   Created by Free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

ブログパーツUL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