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台灣人要改造台灣
We need Remodeling Taiwan

 


依美國憲法:


1. Article I Section 8 Clause 10 (第一條第八節第十項):
The Congress shall have Power to define and punish Offences against the Law of Nations. 國會應有權力界定及懲罰違反萬國公法。

2. Article II Section 3 (第二條第三節):
The President shall take Care that the Laws be faithfully executed. 總統應留意法律,務必忠實地施行。

對於憲法條文中,美國總統所需留意而務必施行之「法律」,是否包括非源於美國之「萬國公法」,在美國法學界是有爭議。依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大學法學院 (University of San Diego Law School)」教授Michael Ramsey在其所發表:「萬國公法如同憲法義務(The Law of Nations as a Constitutional Obligation)」之文,有中肯的見解:

1. American leaders not only acknowledged the law of nations, but took its directions seriously. 美國領導人們不但承認,而且認真遵循萬國公法。

2. The President remains the principal instrument of U.S. foreign policy, including the formulation of U.S. foreign policy with respect to the law of nations. The Constitution imposes on President the duty to take the law of nations seriously, but gives the President independent interpretive latitude in exercising that function. 總統仍是美國外交政策之主導者,包括尊重萬國公法以制定美國外交政策。美國憲法強制總統有義務認真遵循萬國公法,然賦予總統獨立解釋的自由以行使該職權。

然而,美國總統就職時通常是舉右手而左手撫聖經「宣誓(swear)或確定(affirm)」,這是意味臣服於上帝。然而「萬國公法是建構在具更高拘束力之自然法,更正確地是稱為上帝法(The Law of Nations is supposed to be founded on the higher sanction of the Natural Law, more properly called the Law of God)」。因此,美國總統必須遵循建構在更接近上帝,位階在美國憲法之上的萬國公法,而非自由心證以擬定外交政策。

有關萬國公法範疇內戰爭法之原則和實例,如下:


1. Except as restrained by the law of nations, the will of the conqueror is the law of the conquered. 除受制於萬國公法外,征服者之意志,就是被征服者之法律。

2. The relation which the conquered district occupied toward the government of the conqueror depends, not upon the law of nations, but upon the constitution and laws of the conquering State. 被征服而被佔領地區,和征服者政府之關係,非依萬國公法,而是依征服國之憲法及法律。

3. The instituting military government in any country by the commander of a foreign army is incidental to the state of war, and appertains to the law of nations. 外國軍隊指揮官在任何國家設立軍政府,是隨附於戰爭狀態而從屬於萬國公法。

4. The powers of commanders enforcing military government are derived from and are limited by the laws of war.指揮官運作軍政府之權力是衍生及受限於戰爭法。

5. It is a principle that no one, even though commanded, is bound to do that which is unlawful. 原則是表示:即使被命令,沒有人必須做非法之事。

6. During the period of the British occupation of Castine, Maine,
a. the sovereignty of the United States over the territory was suspended for the time being.
b. the obligations of the people of Castine as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were not thereby abrogated. They were suspended merely by the presence, and only during the presence, of paramount hostile forces.

英國人佔領緬因州之Castine期間,a. 美國對該領土之主權是被懸置著。
b. Castine人民其美國公民義務並沒有被廢除,只因敵軍存在,且只在敵軍存在期間被懸置。(本慣例可作本土台灣人思考用)

依萬國公法,國家和國民間之關係(國民公法):

國家對國民負保護義務;國民對國家負效忠義務。亦即,國家提供國民「保護(protection)」以換取國民對國家「效忠(allegiance)」。

Here the entire body of a nation, and each individual citizen, are bound by a double obligation, the one immediately proceeding from nature, and the other resulting from their reciprocal engagements. 一個國家整體及每一個公民得承擔雙重義務,一個是直接源於天性之天賦「自然義務」,而另一個,是因相互約束而產生之非天賦「對價義務」。

Nature lays an obligation upon each man to labour after his own perfection. He is doubtless obliged to contribute all in his power to render that society more perfect. 天性讓每一個男人擔負追求自我卓越之義務。他必定要竭力貢獻所能,讓社會更完美。

由國民效忠義務內涵衍生國民對國家有應接受"教育(education)", "徵稅(taxation)", 以及"徵兵(draft)"之國民公法中三大"天賦不可移轉(natural inalienable)"國民義務. 因此, 移轉國民對其國家之天賦效忠義務是"非法(unlawful)".

參照上述戰爭法原則及實例,依萬國公法「天賦義務不得變更或免除」原則,在中國殖民政權佔領日本台灣期間,一方面,日本對台灣尚保有「天賦不可移轉主權義務」,致有「殘存主權(residual sovereignty)」,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因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b),必須放棄對台灣之「非天賦可移轉主權權利」,而相對剝奪本土台灣人對日本之「非天賦可移轉國民權利」。然而,本土台灣人在1945年4月1日,因日本憲法之完整施行於全台灣,成為正式之日本國民後,對日本之「天賦不可移轉國民義務」,在中國殖民政權佔領期間,並不可被「廢除 (abrogated)」,只是被「懸置(suspended)」,以致本土台灣人有「殘存國籍(residual nationality)」。

佔領國應依萬國公法架構內之國民公法治理佔領地人民,探討如下:

I. 教育方面


依世界人權宣言Article 26 (1):
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education. Education shall be free, at least in te elementary and fundamental stages. Elementary education shall be compulsory. 每一個人有受教育權利。至少在初等和基礎階段應免費,初等教育應強制。

琉球列島在美國託管期間,琉球人民並不是在美國軍或民政府體制內接受英語教育,而是在「民政府」性質之在地人政府其文教體制內接受日語教育。基於佔領國是不得移轉佔領地人民接受其母國教育之義務,中國殖民政權如逕行將本土台灣人理應接受之「日本義務教育」改成「中國義務教育」,是違反「國民公法」而為非法。

「義務教育」本質應是「強制而免費」。中國殖民政權之教育體制內,表面上看, 無論是本土台灣人或流亡中國人子女在初等教育階段皆須繳學費,然而,請注意:中國殖民政權透過對軍公教子女教育之補助,猶如是退還學費,讓多具有軍公教身份之流亡中國人子女,享有免學費之義務教育。而相對地,大多數不具軍公教身分之本土台灣人子女,需付學費以接受初等教育,嚴格來說,並不符合「義務教育」之定義。就初等教育而言,流亡中國人子女所接受的是免費之「中國義務教育」。由此差別待遇,證明本土台灣人身份是有別於流亡中國人,並無資格同享免費之「中國義務教育」,只能說是接受須付費之「中國教育」。

就此標準而論,中華民國對其法理國民是有實施「國民義務教育。」然而,中國殖民政權對法理身份並非中華民國國民之本土台灣人子女,所實施的並非「國民義務教育」而是「中國付費教育」。

依1947年5月3日所施行之日本憲法第二十六條之2,所有日本國民,其所保護之子女有接受普通教育之義務,而且義務教育是免費。本土台灣人依法理應享免費之「日本義務教育」;因台灣目前是由中國殖民政權所佔領,故「被懸置(suspended)」而非「被廢除(abrogated)」。

II. 徵稅方面

A. 英軍佔領美國緬因州Castine

英國軍隊在1814年9月至1815年4月佔領緬因州Castine期間,曾設立「海關(customhouse)」,並未設立「稅務機關(Revenue)」以對Castine人民徵稅。

B. 美軍佔領日本琉球列島

1. 1945年4月1日
琉球列島美國軍政府成立。

2. 1950年9月
琉球列島美國軍政府設立「稅關移民局(Custom Immigration)」。

3. 1950年12月15日
琉球列島美國民政府成立。

4. 1951年4月1日
琉球列島美國民政府設立「琉球臨時中央政府」。

5. 1951年7月
琉球列島美國民政府將「稅關移民局」移交「琉球臨時中央政府」管理。

6. 1952年4月1日
琉球政府成立,其「財政局」下設「稅務署(Revenue Department)及稅關(customhouse)」。

7. 1965年8月1日至1972年5月14日
琉球政府之財政局改稱為「主稅局」,下設「稅務署及稅關」。

以上敘述得知,英軍在佔領美國緬因州Castine和美國在託管琉球列島期間,佔領軍之「軍或民政府」只曾設立「海關」,並未設立「稅務機關」向佔領地人民徵稅,移轉其對母國之納稅義務。琉球列島在美國託管期間,美國民政府所設立在地之琉球政府是由「財政局」,及改組後之「主稅局」向琉球人民徵稅。台灣美國軍政府應比照琉球佔領,負起海關業務責任,並訓練台灣民政府之海關人員,以為核發「本土台灣人旅行證件」之配套作業。

III. 徵兵

琉球列島美國民政府組織中,有「保安部(Public Safety Department)」並無「兵役部」。琉球列島美國軍政府在1945年4月1日至1950年12月14日,運作期間所成立之「沖繩民政府」、「臨時北部南西諸島政廳」、「宮古民政府」及「八重山民政府」;琉球列島美國民政府在1950年12月15日至1972年5月14日,運作期間所成立「琉球臨時中央政府」及其後之「琉球政府」,組織皆設有負責治安之警察機構,並無參與防衛之兵役機構。

以上分析可知,美國在託管琉球期間,未曾移轉琉球人民對日本母國依國民公法包括接受「教育、徵兵及徵稅」之天賦自然義務,改變琉球人民之「終極效忠 (ultimate allegiance)」,只是要求琉球人民善盡本質為「過渡性服從義務(transient duty of obedience)」之非天賦對價義務,行「暫時效忠(temporary allegiance)」。相較之下,足以證明中國殖民政權佔領日本台灣期間之作為,是徹底違反萬國公法架構內之國民公法,為「不法統治」。

結論:

萬國公法規範如下:

1. 對因條約讓與而取得之領土:宗主國可自行決定行使主權權利之方式:

a. 直接治理:
如美國「殖民政府」對波多黎各、菲律賓和關島,以及日本台灣總督府對台灣施行治理。

b. 間接治理:
如美國國會制訂法案,讓波多黎各、菲律賓及關島,成立在地人之「民政府」以行有限自治。

2. 對因征服而依親自或代理方式佔領之敵國領土,佔領國只能實施「間接治理」。因此,佔領國軍政府「必須」在佔領地設立「直接治理」在地人之民政府。

如美國佔領古巴、琉球和南朝鮮,以及蘇聯佔領北朝鮮。美國在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前,對琉球列島佔領期間,美國軍政府所設立之沖繩民政府,臨時北部、南西諸島政廳、宮古民政府、八重山民政府及美國軍政府改組為美國民政府後,設立琉球政府,皆是由在地人政府行「直接治理」,琉球人民得以延續日語,為官方語言。

因此,結合「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或台灣省政府及台灣警備總司令部」之中國佔領政權,對日本台灣佔領地行「直接治理」以企圖永久佔領,將原本為台灣人官方語言之日語改為華語,是逾越戰爭法之佔領權限,違反萬國公法,因其為「非法(unlawful)」而無正當性。

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後,依戰爭法,台灣民政府既是台灣美國軍政府應設立之權宜治理機構,也是中國殖民政權因代理台灣美國軍政府佔領日本台灣,所應設立之在地人「民政府」,在其體制內不應存有「中國成份(Chinese elements)」 。就台灣民政府運作而言,華語是「應付(to deal with)」中國殖民政權,英語是「應付」美國政府,台灣語是「權宜(instrumental)」,日本語則應是「官方(official)」,而為台灣各族群之「法理共同語言(common language de jure)」。中國佔領當局逾越戰爭法之權限,在日本國土一部份之台灣施行「直接治理」,將原本台灣人共同語言之「日語改為華語」,致使其與母國語言及文化脫軌,造成隔閡。其藉移轉官方語言企圖順勢移轉主權,是嚴重違反萬國公法。基於中國佔領當局直接治理日本台灣是非法,華語即使是已成為目前台灣各族群之「事實共同語言(common language de facto )」,其只是權宜而非合法。

在台灣地位正常化過程中,台灣民政府不應依「蕭規曹隨」模式接手政權,應在萬國公法架構內,逐步將台灣徹底改造為本土台灣人之台灣。台灣民政府必須能「保護(protect)及照顧(take care of)」本土台灣人其「生命(life)和財產(property)」以換取台灣人之「效忠(allegiance)」。諸如設立本土台灣人之醫院、學校、法院、銀行及商場等機構,建構出離中國醬缸文化之「台灣認同(Taiwan identity)」生活圈,以力挽台灣社會背離萬國公法而即將全面中國化之狂瀾。

萬國公法架構內,台灣民政府基於官方語言既是日本語,提醒日本政府有義務教導本土台灣人日本語是完全有正當性。日本對本土台灣人之「義務教育」,就從「強制」訓練台灣民政府成員之日語能力開始吧。



作者:林 志昇(武林 志昇˙林 峯弘)
福爾摩沙法理建國會 執行長
2011/08/10

檢視次數: 52

回覆

© 2020   Created by Free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

ブログパーツUL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