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問題和台灣問題 Ryukyu Problem & Taiwan Problem


針對學者提出之問題,回應如下:

學者提到『無論是獨立或建國,為何皆需獲得包括宗主國和國際社會承認?」

任何新國家在成為主權國家(to become a sovereign state)之前,皆需向「國際社會」正式宣佈獨立(to declare independence)或宣佈建國(to declare a state),並爭取承認(recognition),其必要條件是需有獨立或建國之意思表示,以色列並無任何宗主國,在不違反聯合國憲章Article 2.4「領土完整原則」,美國協助下,向國際社會宣佈獨立或建國,是另種正當性。』

昔日大清帝國各省紛紛獨立,是宗主國清帝宣布退位,「中華民國」才取代大清帝國,那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有宗主國,若要取代「中華民國」,必須獲得「中華民國」同意,或是「中華民國」消失,不過「中華民國」即使國土縮小,仍保有金門、馬祖,更何況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只提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但是「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登記的正式國號是「中華民國」而非「中國」,故「中國」在聯合國並不存在,該決議文也未說代表的是「中華民國」,因此「中華民國」並未被代表,所以在「中華民國」既未消失、也未宣布被取代的情況下,依聯合國憲章Article 2.4「領土完整原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應該不能建國,只能尋求宗主國承認其獨立,而「中華民國」也未承認其獨立,國際社會卻還是承認其國際地位,難道只要國際社會同意,就可違反聯合國憲章Article 2.4「領土完整原則」,不顧宗主國是否同意,這樣對照到台灣,難道只要美國及國際社會同意,就可不顧日本是否同意,而任意處分台灣的主權嗎?

領土「獨立」前提是宗主國允許、而承認,而其結果是與原宗主國以主權國家地位並存於國際社會。以此標準來檢驗:

A. 中華民國之建國

由孫文所領導之中國國民黨是在1911年間,經由革命手段推翻大清帝國而建立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一方面,是因大清帝國政權之消滅,繼承大清帝國,故無需也無從取得大清帝國之承認;另一方面,並非獨立於大清帝國之外而與大清帝國並存於國際社會。故中華民國並非自大清帝國獨立,而是在大清帝國滅亡後才成立,是以大清帝國對中華民國從未有主權而不成立「宗主關係」。

B. 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建國

由毛澤東所領導之中國共產黨是在1949年間,取得國共內戰勝利,致使中華民國政府流亡至日本台灣,而至1971年10月25日蔣介石代表被逐出聯合國後,中華民國成為法理主權僅及金門及馬祖,不被國際社會承認為合法中國之殘餘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方面,是被國際社會承認為合法中國,無需取得流亡中華民國之承認;另一方面,是未曾與中華民國以主權國家地位並存於國際社會。故中華人民共和國並非自中華民國獨立,而是在中華民國流亡日本台灣後才成立,是以中華民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未有主權,不成立「宗主關係」。

聯合國憲章Article 2.4「領土完整原則」,只規定聯合國會員國間要互相尊重彼此之領土完整。依國際法「不干涉內政原則」,聯合國憲章無涉各會員國內部之權力鬥爭。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兩造未曾同時成為聯合國會員國,故聯合國憲章Article 2.4「領土完整原則」,不適用於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間之內部權力鬥爭關係。至於國際社會一向是在國際法及聯合國憲章之架構內運作,不逾矩。
1. 學者也提到『所有同盟國佔領軍,無論如何,將於本條約生效後90天內,儘速撤離日本。』?

『同盟國之一的中華民國,並非依任何與日本簽訂之條約或協議,維持其在日本台灣駐軍,而是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3(a),在和約生效後繼「分配佔領」日本台灣,以代理美國軍政府名義在Article 6(a)架構內,依附美日共同安全條約,得以在1952年4月28日後,不受應於90天內撤離之拘束,繼續佔領日本台灣。中華民國軍隊在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90天後,縱然維持在台灣駐軍,只是因為代理美國軍事政府繼續佔領日本台灣,非已自日本取得台灣主權。』

如果有一天美國和英國處理香港一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得共識,可以重新發布命令(須獲得其他盟軍同意嗎?),改由中國國家主席成為蔣介石元帥的繼任者嗎?

在戰爭法架構內,美國總統杜魯門及其後繼者以征服者之地位對日本台灣有法理占領權。在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前,蔣介石是依盟軍最高統帥一般命令第一號,根據戰時分配協議,代表征服者杜魯門在日本台灣行使事實占領權。而在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後,美國以主要佔領權國之地位在代理法架構內,原則上是可親自占領日本台灣,或委由包括任何和約簽署國,或和約非簽署國代理台灣美國軍政府占領日本台灣。然而實際上,美國政府的基本政策是不允許台灣淪為共產勢力所控制。

如果美國同意,中華民國的三軍統帥(蔣介石元帥死後的繼任者),將可永遠代理美國軍事政府,繼續佔領日本台灣嗎?

依戰爭慣例,美國軍政府就日本台灣占領,有責任以親自或委任方式設立台灣民政府。台灣民政府一旦設立,美國總統在美國憲法拘束下,不得同意任何日本台灣之占領當局違反萬國公法永久占領以殖民。

如果有一天美國放棄日本台灣的佔領權,其他同盟國佔領軍可以「分配佔領」日本台灣嗎?(是否受限90天內撤離之拘束?)

美國如放棄日本台灣占領權,則日本台灣治理權將歸台灣民政府改組後之「台灣政府」,成為舊金山和平條約第2條(b)架構內日本主權下自治之特別行政區,完全無涉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


作者:林 志昇(武林 志昇˙林 峯弘)
福爾摩沙法理建國會 執行長
2011/11/01









參考資料:


琉球問題和台灣問題
Ryukyu Problem


日本媒體2010年6月16日報導:沖繩縣出身之日本民主黨參議員喜納昌吉,在6月1日所發賣「沖繩的自己決定權」書中爆料稱,現任內閣總理大臣菅直人,去年9月民主黨取得政權後,以「副首相兼國家戰略相」身份,曾對有關沖繩縣美軍普天間基地移設問題表示:「基地問題什麼也做不了,已經不想碰。」對此,日本內閣官房長官仙谷由人表示:這是未經證實的傳聞,拒絕發表任何評論。依「沖繩的自己決定權」書中所述,菅直人對喜納昌吉說:「沖繩問題重到動彈不得,乾脆沖繩獨立好了。」

就像台灣問題一樣,琉球問題也是二次大戰後之殘留問題。舊金山和平條約中,琉球有關之條款,除了Article 3之外,還有易被誤解之Article 6(a),剖析如下:

All occupation forces of the Allied Powers shall be withdrawn from Japan as soon as possible after the coming into force of the present Treaty, and in any case not later than 90 days thereafter. 所有同盟國佔領軍,無論如何,將於本條約生效後90天內,儘速撤離日本。

Nothing in this provision shall, however, prevent the stationing or retention of foreign armed forces in Japanese territory under or in consequence of any bilateral or multilateral agreements which have been or may be made between one or more of the Allied Powers, on the one hand, and Japan on the other. 然而,本條款無礙外國軍隊依或因一個,或多個同盟國之為一造,與日本之為另一造間,所已經或所可能簽訂之任何雙邊,或多邊條約,而維持在日本領土之駐防。

同盟國1951年9月8日與日本簽訂多邊和平條約後,同盟國之一的美國,則是隨即在當天,也與日本另外簽訂將與該和約同時生效之雙邊「美日共同安全條約 (United States-Japan Mutual Security Treaty)」,美國因此取得無時限持續在日本駐軍正當性。其中Article 4所提及之「日本地區(the Japan area)」,依美國國務院1951年12月28日解密檔案中之美國軍方定義:「是有包台灣。」美日雙方並續於1954年3月8日簽訂「共同協防協議( Mutual Defense Assistance Agreement)」,及於1960年1月19日簽訂「安保條約 (Treaty of Mutual Cooperation and Security)」。

因此,美國確定是在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內, 唯一有立場於和約生效90天後,還能維持在「日本領土(Japanese territory)」駐軍之同盟國。至於日本與中華民國於1952年4月28日所簽訂之日華台北和約中,並無駐軍條款。美日安保條約是自1960年6月 23日起生效。在50年後2010 年6月22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回歸「歷史和法理」層面,重申日本和美國間之「軍事同盟」,就日本之安全考量,毫無問題,是「正確而必要」之宣示。

琉球是在日本同意美國在琉球設立軍事基地之條件下於1972年5月15日歸還日本. 因此, 美國是完全無必要順應日本民主黨政權之要求而將美軍普天間基地移設縣外或外國. 菅直人應是在了解普天間基地移設無望之真相後, 無奈之餘, 隨口向喜納昌吉參議員表示, 既然日本政府毫無能力為沖繩人解決普天間基地移設問題, 沖繩乾脆獨立算了. 嚴格來說, 菅直人如確實有提及"沖繩獨立", 只能說是"情緒語言"而非"政治主張". 日本政府對此"傳聞" 是不予置評而噤若寒蟬.

問題是,琉球能自治而獨立嗎?儘管琉球是在1879年,已經被日本以兼併方式取得,一直等到1895年,大清帝國才承認琉球歸屬日本。日本政府是在 1912至1919年間,經由參政權之賦予,陸續將包括沖繩、宮古及八重山之琉球編入日本。琉球既是依過去明治憲法施行而被「編入(合併)為日本之國土一部份,其如要自日本「解編(解除併入)」,日本國會則需在目前和平憲法中,增訂「分離條款(secession clause)」以行「憲法分離(constitutional secession)」。

因此看來,菅直人即使是以日本首相之身份,主張沖繩自治獨立也無正當性。另方面,國際社會依聯合國憲章Article 2.4之「領土完整原則」,不可能承認琉球人民之「外部自決(external self-determination)」後以「獨立」,反之,在「領土完整原則」架構內,琉球人民可以以「內部自決(internal self-determination)」,然後「自治」,則有正當性。然而,琉球即使得以「自治」,仍無法免除美軍駐防。在日本勢力撤離台灣後,琉球成為美軍得以直接牽制共產中國不可或缺之重要據點。

事實上,台灣在割讓予日本後,即取代琉球成為日本國南方之國防重鎮,正是沖繩美國軍事基地移設縣外之首選。由於在萬國公法之架構內,於1919年完全被編入(合併)日本,琉球於1945年4月1日,正式被編入(合併)日本,和台灣同樣成為日本神聖不可分割之國土一部份。日本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b),只是放棄恢復行使對台灣之「主權權利」(另存在有「主權義務」),依Article 3將琉球交付聯合國,由美國託管,形同將「主權權利」移轉予美國,皆無涉領土割讓。

萬國公法架構內,西班牙依美西巴黎和約,將其非國土一部份之殖民地,包括波多黎各、菲律賓及關島割讓予美國,是有正當性。反之,舊金山和平條約並不能要求日本放棄對國土一部份,台灣及琉球天賦其不可移轉之「主權義務」。因此,相對於波多黎各、菲律賓及關島之依美西巴黎和約,而明確割讓予美國,台灣及琉球之處分,依舊金山和平條約,並無任何割讓。因此,如果「琉球割讓(Ryukyu cession)之說法不成立,那麼,所謂「台灣割讓(Taiwan cession)」也就不會成立。波多黎各及關島法理地位是美國之「未編入領土(unicorporated territory)」為「列島區(insular area)」性質之「海外屬地(outlying possession)」。

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內,美國依戰爭法「征服權(right of conquest)」對台灣和琉球是有「佔領權(right of occupation)」,以親自或代理方式行使「治理(administration)」,但是可以確定無「所有權(ownership)」。因此,如果美國執行聯合國託管下之琉球,並不能適用美國列島區法理,那麼,美國委託中國殖民政權代理管轄台灣,即非美國列島區或中國之一部分,日本1952年4月 28日舊金山和平和約生效後,恢復其在敗戰投降後被同盟國所「懸置(suspend)」之主權,也同時恢復其對台灣之「主權義務」權力,因此,台灣和琉球自1895年以來至今,與日本雖「事實分離」然未「法理分離」,既然台灣及琉球在美日安保體系內,同屬「日本地區」,則琉球美軍基地移設台灣,是完全有正當性。琉球是經「政治處理」,台灣則是經「法理處理」,歸屬日本。事實上,台灣較琉球被編入日本,更有法理上正當性。因此,美國完全可依法理,參照琉球模式,在台灣設立軍事基地為條件,允許台灣地位正常化。

無論是獨立或建國,同樣皆需獲得包括宗主國和國際社會承認。因此,任何新國家在成為主權國家(to become a sovereign state)之前,皆需向「國際社會」正式宣佈獨立(to declare independence)或宣佈建國(to declare a state),並爭取承認(recognition),其必要條件是需有獨立或建國之意思表示,以色列並無任何宗主國,在不違反聯合國憲章Article 2.4「領土完整原則」,美國協助下,向國際社會宣佈獨立或建國,是另種正當性。台灣在日本仍保有主權義務情況下,和琉球一樣,並無「外部自決或自治」以宣佈獨立或建國之正當性,故無法取得包括日本等國際社會承認。對台灣和琉球而言,「台琉同道」爭取「內部自治」,成為日本主權下自治性質之「特別行政區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或「立憲國(constituent country)」,應是目前最有利願景。

同盟國之一的中華民國,並非依任何與日本簽訂之條約或協議,維持其在日本台灣駐軍,而是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3(a),在和約生效後繼續「分配佔領」日本台灣,以代理美國軍政府名義在Article 6(a)架構內,依附美日共同安全條約,得以在1952年4月28日後,不受應於90天內撤離之拘束,繼續佔領日本台灣。中華民國軍隊在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90天後,縱然維持在台灣駐軍,只是因為代理美國軍事政府繼續佔領日本台灣,非已自日本取得台灣主權。

台灣主權確定不歸屬中華民國,這就是美國在美軍取得續駐普天間基地之交換條件下,同意日本自6月25日起,重畫與那國島上空新「防空識別區(Air Defense Identification Zone, ADIZ)」界線,代理美國執行日本台灣佔領之中國殖民政權,是毫無反對的立場,就算萬般不願接受,也必須承認。另方面,日本在美日安保體系內,無必要理會「中華台北(流亡中國政權在台北)」方面反對

作者:林 志昇(武林 志昇˙林 峯弘)
福爾摩沙法理建國會 執行長
2010/12/20


附件一:(日本新聞社) 普天間移設 続く難しい対応

 

12月19日 4時


アメリカ軍普天間基地の移設問題を巡って、沖縄を訪れた菅総理大臣は、地元に理解を求めていくためのきっかけになったとの認識を示しましたが、県外移設を求める沖縄側の姿勢は固く、対米関係への影響もにらみながら、引き続き、難しい対応を迫られることになりそうです。
菅総理大臣は、18日までの2日間、沖縄を訪問し、仲井真知事と会談したほか、普天間基地や、日米合意で移設先とされている名護市辺野古の沿岸部などを視察しました。訪問を終えた菅総理大臣は記者会見で、基地の負担軽減のためには、先の日米合意に基づいて、名護市辺野古への移設が必要だという考えを強調したうえで、「まだ、いろいろな意見の違いや見方の違いはあるが、丁寧にしっかりと議論を積み重ね、進めていくことができる、そういう訪問にすることができた」と述べ、地元に理解を求めていくためのきっかけになったとの認識を示しました。菅総理大臣としては、経済振興策も打ち出しながら、粘り強く、沖縄側への理解を求める努力を重ねたい意向ですが、県外移設を求める沖縄側の姿勢は固く、事態打開の見通しは立っていません。こうしたなか、アメリカ政府は、日米合意の着実な履行を一貫して求めており、菅総理大臣も、先月の首脳会談で、オバマ大統領に対し、日米合意に基づいて、問題の解決に全力を挙げる考えを伝えています。このため、政府部内からは、問題解決の道筋が示せない状態が長期化することは対米関係にも影響を及ぼしかねないという指摘も出ており、菅総理大臣は、対米関係への影響もにらみながら、引き続き難しい対応を迫られることになりそうです。


12月18日 17時22分


内閣府が行った「外交に関する世論調査」によりますと、日本と中国との関係について「良好だと思わない」と答えた人は89%と、調査を始めて以来、最も多くなり、外務省は尖閣諸島沖の中国漁船による衝突事件が影響していると分析しています。


この世論調査は、内閣府がことしの10月21日から31日まで、全国の20歳以上の男女3000人を対象に面接して行ったもので、65%に当たる1953人から回答を得ました。それによりますと、中国との関係について、▽「良好だと思う」と答えた人は、去年より30ポイント減って8%と、調査を始めて以来、最も少なくなる一方、▽「良好だと思わない」と答えた人は、去年より33ポイント増えて89%に上り、最も多くなりました。これについて外務省は「ことし9月に起きた尖閣諸島沖の中国漁船による衝突事件で、両国の間で緊張が高まったことが影響している」と分析しています。また、外国との経済関係で重点を置くべき分野について複数回答で聞いたところ、「鉱物資源を含むエネルギー資源の確保」が去年より9ポイント増えて70%に上り、中国からのレアアースの輸出停滞問題が影響したものとみられています。一方、アメリカに対する親近感については「親しみを感じる」と答えた人は、去年より1ポイント増えて80%と、過去最高の数字となり、外務省では「最近の国際情勢を受け、日米同盟の重要性が改めて認識されたことが要因の1つではないか」と分析しています

檢視次數: 155

回覆

© 2022   Created by Free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

ブログパーツUL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