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塞爾維亞(The Republic of Serbia)

科索沃(Kosovo)像中華民國(ROC)一樣霸佔別人領土

前言:幾經思考,終於下決心,要完成這篇文章,在台灣,有四五位人士寫過有關「科索沃獨立」,總是聯想「台灣獨立」問題,其實是錯誤的「考慮」,國際社會間,缺乏「正義」與「道義」,老是以「政治考量」與「國家利益」為旨,本篇文章可以提供世人仔細思量。

聯合國設於荷蘭海牙的國際法庭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發布十位法官贊成四位法官反對有關科索沃獨立的「參考意見書」(advisory opinion),宣稱:「目前國際法中沒有禁止片面宣布獨立的法條,因此,科索沃自行宣布獨立,沒有違反一般國際法。」這份意見書不具法律約束力,事後,塞爾維亞共和國宣佈永遠不會承認科索沃片面宣布獨立,將繼續透過政治手段捍衛領土完整。俄羅斯、印度等國家依然拒絕承認科索沃獨立。為什麼有可能會變成一個國家?二零一零年開始,聯合國的特使馬爾蒂‧阿蒂撒里(Martti Ahtisaari ),公布了一個計畫,讓科索沃從塞爾維亞獨立,但又保護本地住的少數塞爾維亞人。但是,即使塞爾維亞或俄國政府拒絕這個計畫,導致計畫失敗,科索沃仍然可以自行宣布獨立,而美國很有可能會違反國際法,認可並且保護這個新國家,問題是國際間會允許嗎?值得懷疑!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位於巴爾幹半島南部塞爾維亞共和國的自治省科索沃(名義上仍屬於塞爾維亞,然而,1989-1999年內戰後,科索沃已經變成一個自治區。)人口二百萬人,阿爾巴尼亞人與當地塞爾維亞人15:1的比例,從1960年代以來就開始推動獨立。科索沃的阿爾巴尼裔宣布脫離塞爾維亞獨立,成立「科索沃共和國」,這就是「獨立」事件的史端。宣布獨立後,科索沃獨立國家地位迄今有六十九國承認,包括美國和「歐洲聯盟」廿七國中的廿二國。但是,包含中國、俄羅斯和印度等在內的國家,仍拒絕承認科索沃獨立。
塞爾維亞共和國位於歐洲巴爾幹半島中部,在東南部,屬不臨海洋的內陸國,面積八點八萬平方公里,周邊和位於巴爾幹半島中北部,東北與羅馬尼亞(Romania),東部與保加利亞,東南與馬其頓(Macedonia),南部與阿爾巴尼亞(Albania),西南與黑山共和國,西部與波黑,西北與克羅埃西亞、匈牙利、波斯尼亞、黑塞哥維納等國為界。人口:733萬。其中,主要民族:塞爾維亞族佔62.6%,阿爾巴尼亞族佔16.5%,另有黑山族、匈牙利族等少數民族。官方語言為塞爾維亞語,英語較為普及。全國多數居民信仰東正教。二十世紀初,塞爾維亞共和國成為南斯夫聯邦的一份子。美國《外交政策》雜誌2010年7月29日,提出六個可能會獨立成為國家地區,包括科索沃、南蘇丹、索馬利蘭、伊拉克庫德斯坦、巴勒斯坦、台灣,雜誌評估這些地區成功獨立的機率,台灣是此六區中,希望最渺茫的。

科索沃問題(Kosovo Problem)有如台灣問題(Taiwan Problem),是集合歷史問題和法理問題以及政治問題,錯綜複雜,令人霧裡看花,無法期待單純依照國際法來解決。
 
A、就歷史觀點
 
1. Serbia regards Kosovo as the country's birthplace, tracing its roots back to Prince Lazar's unsuccessful defence of the territory in 1389 as Ottoman invasion.
塞爾維亞視科索沃為國家之發祥地,其根源可以追溯至1389年,Lazar王子無法成功抵禦土耳其鄂圖曼帝國侵略該領土。
 
Many Serbs consider Kosovo as the origin of their nation.
許多塞爾維人認為科索沃是國家之起源地。
 
2. 塞爾維亞國王Stefan Dusan於1346年,在巴爾幹半島建立一個領土範圍,涵蓋當今包括科索沃之塞爾維亞、波士尼亞及黑塞哥維納、克羅埃西亞、蒙特內哥羅、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馬其頓以及希臘等國家部份領土之塞爾維亞帝國(Serbian Empire),國王Stefan Dusan1355年過逝,導致帝國分裂,及至1371年瓦解。此時期之科索沃已是塞爾維亞領土一部份,科索沃重要城市Pristina正是當時塞爾維亞首都。
 
3. 1389年6月28日,以土耳其為主,結合阿爾巴尼亞和保加利亞部隊之聯軍,在Pristina西北方5公里處科索沃平原,擊潰以塞爾維亞為主,結合克羅埃西亞和波士尼亞部隊之聯軍,至1459年,塞爾維亞被正式兼併為土耳其鄂圖曼帝國一部份。
 
4. 科索沃在1455至1912年,被土耳其鄂圖曼帝國統治期間,大批塞爾維亞人遭受迫害,而離開科索沃,土耳其統治當局,則是鼓勵信奉伊斯蘭教之阿爾巴尼亞人遷入科索沃,導致今日之科索沃問題。
 
5. The Muslim Kosovars are regarded as planters who were encouraged to spread into the area under Ottoman rule.
塞爾維亞視在鄂圖曼統治期間,被鼓勵拓殖入科索沃之伊斯蘭教徒為拓殖者。
 
6. 於1690年,科索沃佩奇大總主教被迫帶領3-4萬戶塞爾維亞人,從塞爾維亞南部之科索沃,離開原居住地,遷徙至北部沃伊沃迪納(Vojvodina)定居。
 
7. 包括塞爾維亞之巴爾幹聯盟(the Balkan League),在1912年10月8日,起始之第一次巴爾幹戰爭(the First Balkan War),擊敗土耳其鄂圖曼帝國和阿爾巴尼亞臨時政府之聯軍。塞爾維亞負責右翼作戰之第3軍,在戰役中解放(liberate)科索沃,並依1913年5 月30日所簽訂倫敦條約(the Treaty of London),結束戰爭而收復(regain)科索沃。
 
8. 科索沃原擬在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於1990至1992年間瓦解之際,順勢要求獨立。然而,塞爾維亞政府認為科索沃是其民族發祥地,採取武裝鎮壓之強硬措施。塞爾維亞總統當時即憧憬一個種族純淨的科索沃(ethnically pure Kosovo)之Slobodan Milosevic,1999年3月24日,北約聯軍對塞爾維亞展開空中攻擊後,是以時任南斯拉夫共和國總統身份,揮軍攻入科索沃,以所謂種族淨化 (ethnic cleansing)政策,驅逐科索沃阿爾巴尼亞裔住民離境, 造成歐洲自二戰以來最大之難民潮。
 
9. 在1999年3月24日至6月10日共78天期間,發生之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是以悍衛塞爾維亞科索沃領土主權為名義,南斯拉夫共和國軍隊,對抗以消除科索沃阿爾巴尼亞裔人道災難為名義之北約11國聯軍,是一場主權對抗人道(sovereignty v.s. humanism)的戰爭。
 
B、就法理觀點
 
1. 科索沃是塞爾維亞國家發祥地,故其確實是構成塞爾維亞國土一部份,在萬國公法架構內,塞爾維亞對科索沃領土確實有「天賦不可移轉」之主權義務,具有「神聖不可割性」,因此,科索沃自古是塞爾維亞「神聖不可分割」國土一部份,塞爾維亞國家主張是有正當性,外界不應該去反對。
 
2. The Constitution of Serbia in its preamble declares Kosovo is an "integral part" of Serbia with "substantial autonomy".
在塞爾維亞國家憲法序文中聲明:「科索沃是享有實質自治之塞爾維亞國土一部份。」
 
3. 塞爾維亞科視科索沃為其「發祥地」,如同大清帝國視奉天為「龍興地」。1895年「日清馬關條約(日稱下關條約)」將奉天割讓給日本帝國,違反萬國公法「天賦主權義務,不得移轉原則」鐵則,後來,日清馬關條約之「奉天割讓」條款於1895年5月8日生效,在德國、法國、蘇俄三國出面干涉後,日本不得已,終究於半年後之11月8日,再度與大清帝國簽訂「遼東協定」,而完成「奉天回割」。所謂「神聖不可分割領土」,就是主權義務不得移轉之領土。
 
4. 阿爾巴尼亞人在土耳其鄂圖曼統治當局鼓勵下,大舉赴相鄰之塞爾維亞科索沃地區拓殖,致使阿爾巴尼亞人成為科索沃族群主體,形同企圖「永久佔領 (permanent occupation)」科索沃。而且,土耳其人迫使塞爾維亞人移出,相反卻鼓勵大量阿爾巴尼亞人移入,以改變科索沃之民族結構,從現代國際法的角度來看,確實是違反國際法的行為。現實例子有:中華民國難民大量遷移至台灣、中華人民共和國大舉遷入西藏、蘇聯大量移民日本北方四島,趕走原來日本住民一萬七千人,都是惡劣的實例。
 
5. 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裔,擬侵犯南斯拉夫共和國「主權」,導致南斯拉夫共和國侵害科索沃阿爾巴尼亞裔「人權」,本質實際是為矛盾之科索沃戰爭,無論是主權戰勝人權,或是人權戰勝主權,註定無所謂勝利者,然而,北約組織各國是以為維護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裔人權,而與為悍衛國家領土完整之南斯拉夫共和國對戰,一方面,是背離聯合國憲章Article 2-4,各會員國間不得以脅迫或武力,違反「領土完整原則」架構,另一方面,則是形同鼓勵外來勢力「永久佔領」後,就地合法,真是令人遺憾。
  
6. 聯合國安理會1999年6月10日通過第1244號決議案:「確認南斯拉夫共和國主權和領土完整,承認科索沃是南斯拉夫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一部份,由聯合國設立科索沃臨時自治機構,確保阿爾巴尼亞裔難民,能安全無阻回科索沃,重建家園。」科索沃法理地位,雖經戰火洗禮,最後還是被承認是繼承南斯拉夫共和國,回到塞爾維亞國家憲法序文所敘述:「科索沃是享有實質自治之塞爾維亞國土一部份」。這應該也是塞爾維亞政府對科索沃阿爾巴尼亞裔,所能容忍而且最慈悲對待之「最後底線」吧!
 
7. 就現實國際社會而言,國際法理規定,任何聯合國會員國支持科索沃獨立,不但違反聯合國憲章Article 2-4之「領土完整原則」,也背離聯合國安理會第1244號決議案。迄今有六十九國支持科索沃獨立,包括美國和「歐洲聯盟」廿七國中的廿二國都是違法的。
 
8. 相對於塞爾維亞人自1389年科索沃戰役(the Battle of Kosovo)敗戰以來,至今毫無退縮移轉,在萬國公法架構內,當然視科索沃為「神聖之發祥地,是民族感情、也是國際法理。中國人直到將台灣割讓予日本以前,一直是視台灣為鳥不語花不香之「化外之地」,很明顯,在萬國公法架構外,是毫無民族感情可言。現在中國政府雖然是依國際法,承認科索沃是塞爾維亞神聖不可分割國土一部份,然而,卻不依國際法,強迫將台灣視為中國神聖不可分割國土一部份,至只是依其所謂民族感情,不是國際法。以一廂情願之錯誤認知,絕對無法通過萬國公法之檢驗。
 
9. 阿爾巴尼亞人企圖永久佔領塞爾維亞科索沃模式,可說是塞爾維亞民族之歷史悲劇,即使在尚無國際法之古代,也並無正當性。然而,歷史竟然一再重演,中國人在台灣之殖民政權,在法理佔領國美國恩准下,藉移入大量中國人,及將本土台灣人改造成中國人,以改變台灣之民族結構,也是企圖「永久佔領日本台灣」,更進一步,不依法理分離(日本與台灣),而以逕行獨立(中華民國)或與中國合併(一個中國),以現代國際法而言,毫無疑問,是違反國際法的行為。
 
C、就政治觀點
 
1. 1991年9月22日,阿爾巴尼亞裔佔將近九成之科索沃第一次宣佈獨立後,全世界的國家中,只獲得阿爾巴尼亞承認。
 
2. 2008年2月17日,科索沃第二次宣佈獨立後,獲得包括美國及大多數歐盟國家之69個聯合國會員國,以及非會員國流亡中華台北承認。
 
3. 在目前聯合國192個會員國中,有123個國家尚未明白表示承認科索沃獨立,其中以宗主國塞爾維亞及俄羅斯是堅決反對。
 
4. 依塞爾維亞當局之說法:
 
a. As long as the Serb people exist, Kosovo will be Serbia.
只要塞爾維亞民族存在,科索沃是歸屬塞爾維亞。
 
b. A new country is being established by breach of international law. It's better to call it a fake country.
一個新國家正在違犯國際法,蘊釀形成中,寧可稱其為假國家。

5. 美國政府之觀點:
a. Obama administration officials said Wednesday (July 21, 2010) that they were confident the court would ratify the legality of  independence, and Mr. Biden made clear after meeting with Mr. Thaci that Washington remained behind Kosovo.
歐巴馬政府官員於週三(2010年7月21日)稱:他們(美國)深信法庭會認可獨立之合法性,而拜登先生(美副總統)在與沙奇先生(科索沃總統)會面後,明白表示華府持續支持科索沃。
 
b. 科索沃總理Hashim Thaci於2010年7月21日,即國際法庭針對科索沃宣佈獨立是否違反國際法?問題公佈諮詢意見前一天,拜訪美國副總統Joseph Biden. Mr. Biden's office said in a statement: "The vice president reaffirmed the United States' full support for an independent, democratic, whole, and multiethnic Kosovo ...." "The vice president also reiterated the United States' firm support for Kosovo's sovereignty and territorial integrity."
拜登先生辦公室在聲明中稱:「副總統再度肯定美國全力支持一個獨立、民主、完整以及多民族之科索沃...」,「副總統也重申:美國堅定支持科索沃之主權和領土完整。」
 
由以上就是美國政府官員說法,實在是很難和標榜法治之美國形象掛鉤,這種將「美國利益和政治」結合,不顧國際社會形象的美國政府,如果與其對待本土台灣人的「表現」,就不難了解「美國到處予人結怨」的原因了。
 
實際上,美國歐巴馬政府官員錯誤理解而且誤會了,國際法庭是針對科索沃之「宣示獨立」這件事的舉動,而非「獨立」,是否違反國際法?提供諮詢意見。科索沃獨立之「宣示」這件事情並不違反國際法,不意味著科索沃獨立之「運作」是有正當性,是國際法條文中沒有禁制宣布獨立這個動作的規定而已。美國拜登副總統也誤會了,科索沃非享有主權之國家(Kosovo does not enjoy sovereignty as a nation),談不上「領土完整」問題,美國如果要支持科索沃之主權和領土完整前,請先尊重塞爾維亞之主權和領土完整,才是「國際正義」。
 
所以說,美國寧可違反聯合國憲章,也要支持「科索沃獨立」?這個問題的答案,除了「美國利益和政治」考量外,實在無法做其他想法。
 
D. 人權觀點
 
1. 1945年10月25日起,代理日本征服者美國總統杜魯門,執行日本台灣佔領之中國軍事政府,在美國縱容下,1947年對當時法理上仍具日本國民身份之本土台灣人展開大屠殺,形同「移出本土台灣人」。進而在美國准許下,1949年開始將大量中國難民「移轉加入」日本台灣。此模式非常類似征服塞爾維亞之土耳其鄂圖曼統治當局,一方面,將大量原居塞爾維亞科索沃之塞爾維亞人「移出」,另一方面,則是鼓勵大量阿爾巴尼亞人「移入科索沃」,導致日後之阿爾巴尼亞裔人權問題。
 
2. 科索沃尋求獨立之模式,是阿爾巴尼亞人企圖在「永久佔領」塞爾維亞科索沃後,企圖「就地合法」。自然聯想到,中國殖民政權巴不得科索沃早日被聯合國大會接納,甚至成為會員國。如此一來,則有前例可循,可以要求國際社會不應持「雙重標準」,應該比照接受科索沃阿爾巴尼亞裔政權,依照「永久佔領」塞爾維亞科索沃後之既成事實,逕行宣佈科索沃為主權獨立國家,落實「就地合法」模式,然後依樣畫葫蘆,接受中國殖民政權,依照「永久佔領日本台灣」之既成事實,經由台灣住民(非本土台灣人)公投自決,逕行宣佈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甚或和中國合併之「就地合法」。
 
流亡中之中國本身(中華台北)是不可能被接納為聯合國會員國,科索沃宣佈獨立後,一方面,是趁機會湊熱鬧,另一方面,則是企圖藉承認科索沃獨立,以彰顯主權國家地位,無涉人權申張,實在是荒謬之事,如果沒有意外,當然會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不具資格、無聊」為由,潑了冷水。
 
3. 當年國際社會在同情塞爾維亞主權下,科索沃阿爾巴尼亞裔(Kosvar Albanians)遭驅離時,似乎是全然沒能同情,土耳其鄂圖曼統治期間塞爾維亞人在科索沃之祖先,是先遭迫害而被驅離科索沃。
 
以美國為首之北約組織,號稱是基於科索沃阿爾巴尼亞裔人權考量,挺身主持正義,而發動科索沃戰爭。然而,諷刺的是,從歷史軌跡來看,美國總是持「雙重標準」,在其「國家利益」前提下,選擇性考量「人權」,戰後的本土台灣人權就是在「政治煉獄中(美高院判決)」,美國的「人權維護」是有選擇的,悲!
 
a. 俄國在佔領日本北方四島領土後, 違反國際法及戰爭法, 將所有日本人住民全數驅離至日本本土進而移入俄國人以殖民而企圖永久佔領.
 
1972年2月21日,美國總統尼克森在中國總理周恩來會面,談及日本北方領土問題時,回應稱:「日本人永遠不會拿回四小島的。蘇聯人從來不會把任何東西還給任何人。」美國政府基本上只是冷眼旁觀,未曾替日本針對北方四島「主權和人權」主持正義,向俄國政府討公道,真是枉費當舊金山條約的主要佔領權國。恥!
 
合理來推論,美國比照科索沃問題處理模式,關心而同情的將是已經移居日本北方四島65年之俄國住民人權,而非65年前被俄國所驅離之日本住民人權,以及日本對北方領土,因被俄國所佔領,而懸置之主權,如此這般,日本政府會同意嗎?美國人民會同意嗎?國際社會會同意嗎?
 
b. 美國嚴重違反國際法及戰爭法,一方面,支持並協助佔領日本台灣之中國軍事政府(行政長官公署),將本來一直生活於或駐防日本台灣之和裔日本國民,幾乎全數驅離至日本本土,另一方面,縱容中國軍事政府在二二八事件屠殺台裔日本國民,而再另一方面,則是支持,並協助中國難民流亡日本台灣,而企圖永久佔領台灣。 對這件事而言,美國政府基本上也是冷眼旁觀,未曾替日本台灣(台灣)主持正義,反而是一味模糊台灣之法理地位,而置本土台灣人於政治煉獄中,讓本土台灣人長期處於無國籍狀態中。
 
合理來推論,美國如果比照科索沃問題處理模式,其所關心而同情的將是已經流亡日本台灣61年之中國難民人權,而非65年前,被中國軍事政府所驅離之和裔日本國民人權,以及63年前被中國軍事政府所迫害,及屠殺之台裔日本國民人權,非61年以來,生活在中國殖民政權煉獄中之本土台灣人人權,更非日本對台灣領土,因被中國殖民政權代理台灣美國軍政府,所佔領而懸置之主權。
 
E、就法庭觀點
 
聯合國大會於2008年10月8日,通過有關科索沃臨時自治機構於2008年2月17日片面宣佈,自塞爾維亞獨立問題之63/3決議案。聯合國秘書處於 2008年10月15日,收到聯合國大會所寄出,日期為2008年10月9日之正本掛號信後,正式請國際法庭對該問題提供「諮詢意見(advisory opinion)」。
國際法庭則是於2010年7月22日,提供了「諮詢意見(advisory opinions)」:
 
有關重點整理如下:
 
1. 63/3決議案所提出問題(Question)
 "Is the unilateral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by the Provisional Institutions of Self-Government of Kosovo in accordance with the international law?" 片面宣布獨立的科索沃臨時自治機構,是否和國際法法律規定一致?
 
2. 國際法庭之論述:
a. Scope of the principle of territorial integrity is confined to the sphere of relations between states.
領土完整原則之範圍是侷限在國家間關係之領域。

b. Issues relating to the extent of the right of self-determination and the existence of any right of "remedial secession" are beyond the scope of the question posed by the General Assembly.
 有關自決權之限度,以及任何「補救分離」權之存在事宜,是在聯合國大會所提出之問題範圍外。
 
c. General international law contains no applicable prohibition of declarations of independence---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of 17 February 2008 did not violate general international law.
一般國際法沒有包含獨立宣言的適用禁令。也就是說,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的獨立宣佈並沒有違反一般國際法的範疇。

d. Nevertheless, some of the participants in the present proceedings have suggested that the question posed by the General Assembly is not, in reality, a legal question. According to this submission, international law does not regulate the act of making a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which should be regarded as a political act; only domestic constitutional law governs the act of making such a declaration, while the Court's jurisdiction to give an advisory opinion is confined to questions of international law.
然而,在本案審理過程中,有些參與者認為聯合國大會所提出之問題,實際上,並非法理問題。依照該提議,國際法並不規範宣佈獨立之行為,其應被視為政治行為;唯有國內憲法管制此種宣佈之行為,而為提供諮詢意見之法庭裁決,只是侷限在國際法的問題範疇內。
 
e. In the present case, however, the Court has not been asked to give an opinion on whether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is in accordance with any rule of domestic law but only whether it is in accordance with international law. The Court can respond to that question by reference to international law without the need to enquire into any system of domestic law.
 然而在本案中,法庭並無被要求對宣佈獨立是否合乎任何國內法之規定給予意見,只是其是否合國際法而已,法庭得以針對國際法條文給予回應問題,而無需探究任何國內法體系。
 
3. 國際法庭之「結論(Conclusion)」:
 a. "The Court has concluded above that the adoption of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of 17 February 2008 did not violate general international law,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1244 (1999) or the Constitutional Framework. Consequently the adoption of that declaration did not violate any applicable rule of international law."
法庭綜上所述結論稱,2008年2月17日所採用之獨立宣佈,並不違反一般國際法,安理會1999年第1244號決議案,或其所衍生科索沃臨時自治機構之憲政架構。因此,該宣佈之採用,不違反任何國際法適用規定。

b. By ten votes to four,
Is of the opinion that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of Kosovo adopted on 17 February 2008 did not violate international law.
針對2008年2月17日所採用之科索沃獨立宣佈不違反國際法之意見,表決結果:10票贊同,4票反對。
 
F. 結論
 "Legal experts said that while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had ruled that Kosovo'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was legal, it had avoided saying that the state of Kosovo was legal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a narrow and carefully calibrated comprise that they said could allow both sides to declare victory in a dispute that remains raw even 11 years after the war there."
法律專家稱國際法庭是裁決科索沃之宣佈獨立合法,但也回迴避稱科索沃之國際地位合乎國際法。這是嚴密而細心刻劃之折衷方案,讓兩造在科索沃戰爭後,即使過11年,仍在「原地踏步(mark time)」之爭議中,得以各自稱勝利。

國際法庭只是認為科索沃獨立之宣佈(declaration)沒有違反國際法,其實並不保證科索沃宣佈之獨立(independence)會被國際社會所承認。即使科索沃確實是已和塞爾維亞「事實分離」,然而,除非宗主國塞爾維亞之國會同意修改憲法序文,並增列「分離條款(secession clause)」,否則科索沃是不可能自塞爾維亞「法理分離」,遑論被聯合國大會接納為會員國。在萬國公法架構內,科索沃為塞爾維亞之「自治省」,或許是最佳方案。

嚴格說來,當初美國「獨立」雖是源於與大英帝國之「分離」,然而,「美國建國」之事,基本上可說是:「建構在對境內印地安人土地之上,以及夏威夷王國領土之永久佔領」,可以理解的是:美國並無立場反對,阿爾巴尼亞人「永久佔領」塞爾維亞科索沃後,企圖獨立之動作。然而,民族性強悍之塞爾維亞人,雖說不願使用武力,但是,可以想像,絕不可能將其「民族聖地或發祥地」承認為「他國領土」。
 
科索沃向國際社會宣佈「獨立」之事,對國際社會並無任何冒犯。而既然無冒犯, 國際法庭當然無禁止宣佈獨立之必要。然而,科索沃向塞爾維亞宣佈獨立,則是冒犯塞爾維亞之主權。而既然有所冒犯,當然要祭出憲法以回應。無法獲得法理宗主國塞爾維亞承認為獨立國家之科索沃,即使國際法庭認為其獨立之「宣示」,並不違反國際法,可是聯合國是有立場,因科索沃並未依憲法程序,完成與塞爾維亞之「法理分離」,可以拒絕接納科索沃為會員國。因此,國際法庭再怎麼權威,聯合國也必須尊重會員國之領土完整及會員國之憲政體制。
 
聯合國國際法庭是經過「投票」之政治操作(political manipulation),才賦予該案件「諮詢意見」的正當性。然而,如果是「真理」,則無需經由表決以獲得肯定。可以推知,國際法庭所提供之「諮詢意見」,並不是非遵照奉行不可之真理,而是在無從背離「主權神聖和人權至上」前提下,針對所提出問題,僅限於在國際法條範疇內,提供國際社會參考之建議性答覆而已。
 
追根究底,科索沃能否法理獨立?其實是只決定於塞爾維亞共和國國內法(domestic law)範疇內,但是,塞爾維亞共和國憲法並非國際法(international law),主管國際事務之聯合國,繞了一大圈,最終還是只能回到「原點」而恢復原狀(undo)。
 
國際法庭只是認為科索沃獨立之宣佈(declaration)沒有違反國際法,其實並不保證科索沃宣佈之獨立(independence)會被國際社會所承認。即使科索沃確實是已和塞爾維亞「事實分離」,然而,除非宗主國塞爾維亞之國會同意修改憲法序文,並增列「分離條款(secession clause)」,否則科索沃是不可能自塞爾維亞「法理分離」,遑論被聯合國大會接納為會員國。在萬國公法架構內,科索沃為塞爾維亞之「自治省」,或許是最佳方案。

作者:林 志昇(武林 志昇˙林 峯弘) 
 「福爾摩沙法理建國會」執行長
2010/08/04

檢視次數: 171

回覆

© 2019   Created by Free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

ブログパーツUL5